关灯
护眼
字体:
血月之殇——残忍折磨(一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哦


    透射而来的阳光晃开了凤无殇的媚眼,突然一股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,顾不得看白雪一眼,匆匆着衣回寝宫。幽幽转醒的白雪发觉旁边的位置已经变凉了,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,连陪自己醒来都不愿意么?疼到麻木的腰腹也比不了被凌迟的心脏,扯动锦被。“嘶”不由自主的嘶一声,左胸尖锐的,水晶心处的伤口一次次裂开,愈合,再裂开。每次承欢左蕊都不堪玩弄,好不容易愈合都伤口再度裂开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痛到麻木呢!

    不得不说凤无殇急匆匆得原因。原来今日是七月十五,凤国女皇传承以后的第一个七月十五,有一个血腥的名字,“叫做血月之殇”记得母皇曾经严肃的告诉自己,这天需要虹阁所有人守在自己身爆因为今晚的欲wang会特别的强烈。无论是嗜血欲还是欲。上任虹阁七人中有四人都是母皇在血月之殇时临幸的。据说当日合七人之力才制住狂行的母皇,否则虹阁七人或许会陨落一多半呢!

    寝宫中的凤无殇有些不屑,对母皇的自制力不禁唏嘘不已。如果是自己一定不会发生如此之事,只要是自己不感兴趣的人,无论如何是不会宠幸的。更何况虹阁七人只有紫有资格把身体献给自己,其他六人只配做平凡的暗卫,爬上凤无殇的床――根本不可能。所以,最终决定……夜晚,传来赤橙黄绿青蓝六人,从每个人身上都吸取了一定的血液,感觉干涩的喉咙变得顺滑,饱腹感也显而易见,吸血的欲wang渐渐消失。挥退六人。“守在外面,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进来,如果朕破门而出,记得制服朕。”“奴知道,陛下放心。”恭恭敬敬行礼,离开的六人欲言又止,陛下的命令不容置疑。如果血月之殇的传说是真的,那阁主不是危在旦夕,甚至可能性命不保吗?看阁主的眼光不禁有些同情,血月之殇的传说虹阁多少是有些记载的。唉,只求阁主能够幸运一些。紫接受到既是下属又是兄弟的六人关怀担心的目光,微微一笑都回以安心,既然主子已经决定了,就没有必要让他们担心了。

    只余两人的宫殿空落落的,两人静待最后一丝阳光被吞没。紫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心目中的感觉。作为虹阁阁主,对血月之殇比其他六人知道的多些,见主人赶走他们,很明显猜到主人不愿意碰他们,心底有一丝甜甜的感觉,可是,主人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吗?自己的爱和奉献真的廉价的一文不值吗?心口酸甜交加。

    随着光明被一点点吞噬,凤无殇黑眸一点点变得血红,更加魅惑又那么的,诡异。喉咙再度变得干涩,望着紫的目光如炬,似乎要把紫灼穿。小舌干干的唇瓣,意识一点点模糊。脑中只剩下要他。要他的人,要他的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没有哦
| 血月之殇——残忍折磨(一) | 冷心女王暖调教小说 | 冷心女王暖调教网-断情戒爱我还是忘不了你华作品